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北京pk10赛车计划软件手机版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薦讀】卻從冷淡遇繁華 | 張進喜
2019-11-12 11:28:29


農家種植的杭白菊(攝影 許四月)



秋高氣爽,本來想到水鄉烏鎮看看的,路過石門桂花村,卻被田野里大片繽紛的白花所吸引,不由地下車探個究竟。站在田邊,放眼望去,晶瑩剔透,滿目雪白,這是白菊花,花朵雖小,卻清香四溢。我問田里勞作的花農,這是杭白菊嗎?花農說,正是。這花不是擺在案頭看的,而是晾干后泡在茶杯里喝的。


嘉興人自古以來喜愛種植菊花。種植的菊花有兩種,一種是食用的,即杭白菊,一種是觀賞用的大花秋菊。我還是比較喜歡喝菊花茶的。在市府大院工作時,老家在桐鄉農村的小曹常會在秋收時節給我帶幾餅清香的菊花來,我也就隨意往抽屜一放,想吃就扯幾朵泡上一杯,往往要吃上大半年。當時家里無冰箱,菊花隔年后色香味全無,口味相差太大,到后來只好扔進垃圾簍。實際上,從菊花種植到蒸曬晾干的勞作過程還是很辛苦的。現在想想,喝茶人哪知種茶人的辛苦!


喝過菊花茶的人都知道,杭白菊的味道還是不錯的。六月里,往玻璃茶杯里放上幾朵大瓣寬黃白色菊花,經沸水沖泡后,水呈淺綠色,濃郁的清香隨升騰的熱氣四散開來。吹開散于水面的花朵,輕輕喝上一口,甜潤爽口,讓人神清氣爽。上好的杭白菊色香味絕不亞于龍井茶。據說,杭白菊有很高的藥用價值和延年益壽的功效。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道:菊能利五脈,調四肢,治頭風熱補。還記載一段神話:“神仙傳言,康風子、朱孺之皆以服菊成仙。”可見杭白菊的功效,難怪它是浙江省八大名藥材“浙八味”之一。


但我始終弄不明白,杭白菊一直是桐鄉的特產,為何不叫“桐白菊”而叫“杭白菊”,讓人誤解如此珍貴的飲品為杭州特產呢?一了解才知道,原來在民國初年,桐鄉的白菊就被當時安徽茶商汪裕泰轉手銷往南洋各國,譽滿海內外。而桐鄉本地的菊商朱金倫也因此得益匪淺。朱金倫從農民手里把曬干的菊花收購進來,經過加工包裝,并按茶商的要求,貼上商標和產品說明,然后通過茶商轉賣給南洋商人。汪裕泰是個精明的老板,他熟諳商界競爭之道,為防止南洋商人甩掉他這個中間商,就吩咐朱金倫,在所有桐鄉出去的白菊花封包上,都貼上“杭州西湖金倫茶莊出品”字樣。后來,南洋商人想撇開汪老板直接尋找“西湖金倫茶莊”,當然,他是找不到的。從此,桐鄉的白菊花就冠上了“杭白菊”之稱。


杭白菊泡茶是用來養生,花朵雖樸實卻不大中看,但一介平民沒這么多講究,愛喝就好,賞菊的時候更是如此,好看就行。以前,嘉興人民公園常在丹桂飄香時節辦菊展,用五顏六色的菊花搭出花門,縛扎成飛龍、獅子等模樣,鮮艷奪目,生動活潑,大老遠就看得到,也很招小孩子喜歡。我也喜歡約上幾個同學到公園軋鬧猛,那時嘉興城沒什么游樂設施,公園的草坪就是窮開心的游樂場。在眾多花卉中,大概數菊花的顏色最多了,但黃的最多,“零落黃花滿地金”,“黃花”似乎已經成為菊花的代名詞。


人民公園一隅當時還有個小院子,里面擺放了許多品種繁多形狀各異的菊花和盆景。有綠牡丹、綠云、墨荷、鳳凰振羽、帥旗、西湖柳月等等,名堂很多,我也記不清了。花瓣形狀也有多樣,有平瓣的、卷瓣的、管狀瓣的,等等,煞是好看。我也不懂花,只覺得鮮艷、漂亮、熱鬧。現在偶爾從人民公園里面走過,小孩子追逐的身影、打鬧的笑聲已成為心靈深處泛黃的記憶。


嘉興種植觀賞菊花的歷史還是蠻早的,可追溯到唐宋時期。特別是南宋,受臨安的影響,菊花種植的品種和數量空前。直至民國時期,張家弄寄園每年秋日舉辦賞菊拍曲盛會,曾熱鬧一時。“文革”后,嘉興藝菊高手有三人:擅長培育菊花新品種和栽培案頭菊的有顧燦;擅長培育商品銷售類菊花的有陳桂祥;擅長培育參加菊花大賽和組織菊展的有薛家麒。同行戲說,顧燦培育新品種最多,陳桂祥賣得錢最多,薛家麒獲得獎最多。這也是一段歷史,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水鄉人家喜歡菊花。


藝菊三人中,和我交往深厚的是園林局的老薛。原先三塔路上有個苗圃,老薛培育了好多菊花品種,我最喜歡的菊花是綠牡丹,它枝條粗壯,葉形不規則,花瓣多輪不露心。開花時,外部花瓣淺綠,中部花瓣翠綠向上卷曲,心瓣濃綠裹抱,整個花冠嚴緊,呈扁球狀。初開時,花色碧綠如玉,晶瑩欲滴;日曬后,綠中透黃,光彩奪目,是菊花家族中不可多得的珍品。我當時在制藥廠做生活,每到秋風起,就去隔壁的苗圃看花,滿園的菊花,香氣襲人。看到后來,花塊把錢買上兩盆紫紅的菊花,往家里的小方桌上一放,家里就顯得很有生氣。


到市政府機關工作后,由于工作上的聯系,和老薛交往多了起來。前些年的重陽節,老薛約了幾個友人小聚,煮了兩壺老酒,端上一盆大閘蟹,轉盤中間是盛開的菊花,望著這菊,突然想起孟浩然《過故人莊》里“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”的詩句,不覺話題多了起來,胡言亂語,盡說些退休之后如何逍遙自在的話,也算熱鬧快活了一回。


泡茶養身的杭白菊也好,植景觀賞的綠牡丹也罷,都是讓人過日子多一點情趣,多一份快樂。但古人卻喜歡菊花的品格,把梅、蘭、竹、菊稱為“四君子”。說來也是,春去秋來,各種花都已開盡凋謝了。正當人們感到些許落寞和惆悵時,在落葉成堆的大樹旁,在崇山峻嶺的草叢中,在房前屋后的旮旯里,常有野菊頑強地開放著,毫不吝嗇地吐露著芬芳。

“秋滿籬根始見花,卻從冷淡遇繁華”。品賞菊花的過程,說高了,可以說是修身養性的過程,但要有一定的境界。我遠沒那個境界,只是喜歡讀書,略略領悟了菊花的意境。


這個世界上有君子,就必定有小人。我想,做個正人君子也不容易,但無論如何,人總是要講一點品行的,沒有了品行,和其他動物還有什么兩樣?


來源:讀嘉新聞 作者:張進喜 編輯:許金艷 責編:沈秀紅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